• <basefont id="507482963"><track id="9324785016"><article id="Ohocgqyr7V"><col id="IHOFTKYR"><canvas id="JADBMQS"><dfn id="tIoJR"><bdi id="IHSPZJR"><caption id="52408"><td id="1938752"><var id="2430187596"><var id="58032"></var></var></td></caption></bdi></dfn></canvas></article></track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38章:在他车上睡着!
        迟可可和慕向北此时正在慕氏旗下最大的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。

         半个小时前。

         那几个流氓已经连滚带爬的消失再迟可可的视线中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个…谢谢你!”迟可可因为心虚声音小的跟蚊子似的,正常是可以听的到的,可酒吧那个地方现在又在大厅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说谢谢你!”迟可可抬头,一双真挚的眼睛看着慕向北说道。

         “这么谢?”

         “这个…”迟可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每次她出糗时,都是他救了他!

         “已经是第三次了吧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额…是,很感谢!”第一次她被狗咬,第二次她训练晕倒,这次她招人调戏。迟可可也不知道遇到慕向北到底是倒霉了还是走运呢!

         很久以后的她才反应过来,那段时间倒霉的远不止她自己,而从头到尾救她的却只有这个男人,后话。

         “跟我走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要去找我朋友,她…她被人带走了。”迟可可没忘记正事,她看到抱着沈梓瑞的那个男人好像蛮凶的,他会不会对沈梓瑞动手啊!

         “那就跟我走。”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再看到陆左琪带走迟可可的朋友后,他就猜到了那个女人应该就是陆叔叔在A市看上的儿媳妇吧!

         一般女人陆左琪不能这么做,想必是关系到陆家颜面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哦!好。”迟可可心里相信慕向北不会骗她的。

         俩人一前一后走着,很多人都拿出手机拍照,慕向北的新任女友?他喜欢未成年?这可是大新闻!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也没有阻止,能进入‘皇冠’的百分之九十都是C市上流圈子里的人。

         他再下来的时候就知道会引起圈内对迟可可身份的猜疑,反正爸妈都认定她这个儿媳妇了,也无所谓了。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一直低着头,像个受气的小媳妇似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啊…”

         我们傻乎乎的迟可可又一次光荣的撞到了慕向北。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刚好遇到从楼上看完戏下来的顾若清,所以停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 “若清,抱歉今天有点事情,改天左旗我们再聚。”

         今晚就是来给顾若清接风洗尘的,现在他和陆左琪都因为私事抛下顾若清多少都会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 “没关系,你去忙吧!”顾若清看了眼慕向北身后的那个女人,没有去问,心里微碜。

         其实顾若清很想说的是,慕向北,你变了!

         和顾若清道完别,慕向北又抬起脚步往外走,迟可可依旧跟在后面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有传染病吗?”慕向北再走出‘皇冠’后,见迟可可在后面边走边用手揉着额头,他蹙了蹙眉,困扰了一天的问题问出。

         “啊…没有没有。”迟可可微愣,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!况且他哪怕有不应该他自己知道,她那知道!

         “上前和我并排走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好的。”听到这话迟可可立马跟上前去,可无奈慕向北腿太长,她白天训练了一天,这会腿实在没力气了,走着走着又落后了一大截。

         真慢,慕向北一向讲究办事效率速度的,见不得身边人干什么事一副慢吞吞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 他转身看到后面这个小女人好像走的很辛苦的样子。俩条修长的腿似乎有些颤抖,难道真的是他训练太严格了?

         “你…你放我下来。”迟可可走着走着就被慕向北抱了起来,她想要挣扎,可每次看到慕向北黑脸,她就不受控制的害怕,说出的话也都断断续续的。

         “想知道你朋友的情况就给我闭嘴。”慕向北觉得她真的是超爱逞强,走不动就不能开口说一下嘛?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一听事管梓瑞的处境,就老实不在乱动了。

         前俩天他抱她时,她晕倒了,这次她很清醒。

         那种特别的安全感袭来,他身上还和那件衣服上的味道一样,很好闻!对了,他的西服还没给他!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抱着迟可可,脚步也没有缓慢,这女人好像比上次更轻了,她是吃不惯部队的饭菜?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将迟可可在她的那辆路虎旁放下,她自觉打开车门坐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 这次慕向北开的很平稳,还把车窗开了些,他知道这个小女人害怕。

         “那个我们去哪里找梓瑞?”迟可可现在其实特别困,部队一天训练很累。她又是新手,到了晚上就觉得浑身没劲想要休息。

         这会又坐车眼皮都快要睁不开了,可她想着沈梓瑞还不知道有没有事,自己不能睡,一定要看到她安安全全的。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刚打算给陆左琪去个电话,他的电话就打过来了,他接通。

         “在我旁边,你等下。”

         然后迟可可就和沈梓瑞通了话,终于再确保闺蜜安全后,迟可可再也抵不住‘觉神’的召唤,就这么靠着车椅睡着了。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早就发觉迟可可困了,这女人几次要睡着又都猛的睁了眼,原来是要亲自确定知道朋友没事。

         这件事让慕向北对迟可可有了不一样的认识,他之前的一些看法也在一点点改变。

         进入初秋,夜晚外面的天气有些微凉。窗户开着些,外面一阵阵冷风钻进车内。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将车窗升上,脱下自己的外套亲亲的盖在了迟可可的身上。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睡的不是很安稳,眉头紧紧的皱着,大车内肯定不比床,有枕头还软软的!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也蹙了蹙眉,这里离军校很远,这样带她回慕家似乎不太好,去哪呢!

         他记得慕氏产业下最大的酒店就在这条路,又看了眼一脸不舒服迟可可,慕向北调头朝着‘伯爵’开去。

         停下车,慕向北没忍心出声叫醒迟可可,他轻轻的抱起副驾驶的她,朝着酒店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睡梦中的迟可可觉得她这会正被一个火炉环着好温暖啊,就转头又往里钻了钻。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试到小女人的动作,脸上划过一道柔情。

         “慕总经理好!”酒店经理看到慕向北的身影,连忙上前打招呼。她有幸再酒店开业时见过慕向北一次,这个男人只需要一眼你就绝对能记住。

         天那!一年都不来一次的慕家大少今天居然抱着个女人过来了?这是什么节奏?不是都流传她们的慕经理是个gay,看来是假的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