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basefont id="507482963"><track id="9324785016"><article id="Ohocgqyr7V"><col id="IHOFTKYR"><canvas id="JADBMQS"><dfn id="tIoJR"><bdi id="IHSPZJR"><caption id="52408"><td id="1938752"><var id="2430187596"><var id="58032"></var></var></td></caption></bdi></dfn></canvas></article></track>
    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    第36:我是慕向北女朋友!
        还没一分钟,顾若清感到身边燃起一陣热火,他转头就看到了一脸气愤的陆左琪。

         他生哪门子气?不是慕向北说看戏?看戏不应该开心吗?怎么慕向北一脸开心,陆左琪却是掩盖不住的怒火?

         跟随着陆左琪的眼神顾若清看到了一个身材性感的女人,她正走向中间的舞台应该是打算跳舞!

         顾若清微愣,看来自己不在的三年似乎发生了很多他做梦都想不到的事。

         终于在沈梓瑞开始扭动身姿的时候,陆左琪实在坐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 “我下去一趟!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也下去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喂,左旗,向北。”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发现有几个猥琐的男人盯着迟可可,好像在等着时机,要做些什么。他那还能坐的住,迟可可要是受了什么侮辱他妈不待连着给他也废了。

         陆左琪在看到沈梓瑞这装扮时就已经要疯了,她居然还要上台跳舞?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觉得她今天很挫败,自己居然输给了一个向来讨厌那种的渣男。

         她从小就喜欢跳舞,什么爵士、拉丁、钢管啊都十分拿手。

         每次难受不开心的时候她都会把自己关在舞房里,跳到精疲力尽。因为在沈梓瑞的世界里这是唯一可以让她疲惫和诠释情感的方式。

         陆左琪下去时沈梓瑞正跳的正欢,魔鬼般的身材附着那根钢管上下舞动,身体若有若无的露出,灯光来回照应着她的每一个部位。

         下面一群男人的眼神都直勾勾的盯着台上,她却不以为然,动作的幅度一次比一次大。

         陆左琪此刻都想掐死沈梓瑞了。他加快脚步走向舞台,大步跨过台阶。脱下外套,按在那个可恶的小女人身上,一个公主抱搂起沈梓瑞就往外走去。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在看到陆左琪出现在舞台上就停下全身的动作,这男人现在的样子好可怕,那眼神好像要吞了她似的!

         只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他现在不应该在陪那个娜宝贝?

         接着沈梓瑞双肩一疼,他那是给她披衣服啊!手劲这么大!

         “几小时没见,你还挺有本事。”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还在这句话中没有反应过来,身体一轻,被拦腰抱起。她的双手自然的勾住陆左琪的脖子,防止跌到地上。

         下面自觉让出一条过道,谁不知道这是C市大名鼎鼎的陆少,‘皇冠’也是他家产业。陆少看上的女人,那还有人敢惦记?

         哪怕谁心有不甘顾及家业也不敢肇事,只能硬生生的看着这么诱人的一块肥肉渐渐走远。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看着自己的好友这么被一个陌生的人抱走,急急忙忙打算上前营救。

         可突然出现几个身材肥胖,面目狰狞的老男人。

         “诶,小姑娘不要走,哥哥带你去个更好玩的地方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不用,我要去找我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试图想要挣脱他们的围堵,可那些流氓怎么可能让舵手可得的猎物轻易逃脱呢!

         “你朋友都跟着陆少走了,你跟着哥哥,哥哥包你爽到。”

         一个男人眯这猥琐的眼睛,盯着迟可可,眼神里这挡不住的欲望。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心里很害怕,她尽量表现的比较淡定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都说了我朋友和陆少走了,我要出个什么事,我朋友不会绕过你们的。”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这句话一出果然几个流氓有些惊恐。

         “识相的你们还是快点放我走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我们C市谁人不知陆少女友一天一个明天怕是就不认识你朋友是谁了,还来救你,你想的美。”

         领头的那个男人是个C市圈里出名的色胚,家里有点小钱。

         妻管严,就那还专门喜欢在外勾搭那些处*清纯的大学生之类的。这次好不容易逮到个可口的还是个生人,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。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知道这会说那个什么陆少已经没有用了,她脑子里快速蹦出一个念。

         “其实我是慕向北的女朋友。”

         她又说出慕向北的名字着实让那群流氓有些退缩。

         C市是慕家一手遮天的地方,据说慕向北在部队和商业都很有成就,圈里流传惹到慕向北者,他的手段能让你来回死上千倍万倍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说是就是了,我们凭什么相信,据说慕向北都单身几年了。”

         那群人还是有些不死心,慕向北是何等人物,怎么会看上她?

         这段对话也被赶来的慕向北听到。

         “哦~我单身几年了?”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出声问到。那几个人一看是慕向北真人立马跪下磕头认错!

         “慕少,我们狗眼看人低,不知道这位小姐是您的女人,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我们,求求您。”

         慕向北还不至于在迟可可面前大开杀戒,但不代表私下不会,这几个人的脸他可都看的清清楚楚。

         “还不快滚。”

     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

         迟可可在看到慕向北后瞬间就觉得有安全感了,只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听到自己刚刚说的话。

         要是听到了怎么办?他肯定会觉得自己是哪种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!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在被陆左琪抱出‘皇冠’后,算是清醒了。她一记粉拳不停的往陆左琪的胸口上摧打。

     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样,不问我的意见就抱我出来,这么多人看着,你让我以后还这么找对象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还要找对象?”

         这女人说什么?她难道不应该感到荣幸?刚才他的举动无疑向所有人宣布她沈梓瑞是他陆左琪的女人!她居然还怪他挡她再找对象?

         “当然,我还要在大学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呢!”

         “你做梦!”有了他还想要别人,这女人心怎么这么大!

         “你才做梦。”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那能服气,她长的很差?差到找不到对象?居然说她做梦!

         陆左琪没在搭理沈梓瑞,把她甩到副驾驶锁了那边车门,他上车。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突然想到自己就这么出来了,可可该怎么办?酒吧这么乱,迟可可要出个什么事她会一辈子内疚的!

         车门都被锁着,她怎么也打不开。

         “陆左琪,你个王八蛋,快点给我停车,我要下车。可可还在哪里,出事了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 沈梓瑞现在比较着急,怕闺蜜出事,话音也就比较难听。

         亲~喜欢的加书架给好评哦!